我的手里握着光

欸嘿!我就是练练手… _(:3」∠)_

【叶修生贺|魔性童话|叶黄|伞修】苏沐秋睡前故事开讲啦

写在前面:嗷嗷嗷嗷5.29叶神生日快乐!!!这篇文早就在写了,为了能当贺文发出来今天一口气把剩下的全码完了,虽然主角貌似是少天小天使,但是,叶修毕竟我家真·男神,妥妥的人生赢家哎嘿!

这里的苏沐秋会讲故事以及这里的叶黄伞修互相不干扰。

然后梗来自忘记在哪个角落里扒出来的写手画手童话十题里的【剑与长发】


【正文】

“沐橙,该睡觉了哦。”苏沐秋招招手温柔笑道。


“嗯。”苏沐橙乖乖应了一声钻进自家哥哥早就铺好了的被窝,然后又伸出脑袋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他。


“怎么,这么大了还要听睡前故事啊。”苏沐秋了然的笑了。


苏沐橙很是期待的使劲点点头。


苏沐秋坐在床边放松的往前一趴,有一下没一下的用手指顺着苏沐橙的长发略微思考了一下,然后他抬起头微微一笑“那今天就讲一个剑与长发的故事吧。”


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个叫蓝雨的国家,那里的土地美丽又富饶,那里的人民机智又勇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蓝雨王国像是被一个诅咒覆盖了,全国上下那么多正值壮年的好青年愣是没一个能取得到媳妇的,几乎成了实打实的和尚庙。


然而诡异的诅咒的范围似乎不止是蓝雨,据可靠人士(?)的小道消息称,广袤的荣耀大陆上也或轻或重的出现了这种情况。


嗯?你说荣耀大陆上那些正值豆蔻年华情窦初开的少女都哪去了?其实问题就出在这里。有喜欢的姑娘的少年也不少,也不是没有试过主动表白。听某个小道消息说曾经有一个来自隔壁山头轮回王国的叫杜明的小伙子,在一个漫天流星雨的浪漫之夜,跋山涉水跑到千里之外的兴欣村,他手捧一大束玫瑰披着星星,戴着月亮,在一姑娘家门口单膝跪地大声表白。


“唐柔我爱你,做我女朋友好么!”


在围观群众“在一起,在一起”的呼声中,唐柔十分感动的接过玫瑰,然后坚定的拒绝了他。“谢谢你,但是对不起,性别不同怎么谈恋爱?”杜明呆了呆,“咔嚓”,他清晰的听到自己世界观碎裂的声音。


唐柔接着说。“杜明,你是个好人,我相信你会找到好男人来爱你的。”杜明彻底当机,从此他一脚踏入了新世界的大门…让我们为可怜的杜明同学默哀三秒钟,然后重新扯回正题。


没错,整片大陆上的少女们心中几乎都有一个不二信条,那就是“性别不同就不能谈恋爱!”可是这样下去,蓝雨岂不是要后继无人了?我们在战场上最危机的时刻也能谈笑自若的喻文州国王听闻此事后,联想到自己国家中本就稀缺的女性资源和还“少不更事”的小王子,愁得硬生生掰断了权杖。


是的,国王殿下有一个二十来岁年纪正好的王子叫黄少天,开朗热情长得又阳光帅气,就是好像“热情”过头了点…这个我们先放下不提,不提。就像我们前面说过的一样,本应该非常受欢迎的小王子同样也没能逃过那个诅咒,长这么大了他还从来没有谈过恋爱。


说他“少不更事”,其实是因为作为蓝雨王国唯一王子的他还没考虑过这种事情,花前月下谈情说爱并不是他擅长的领域,相比较而言,他更喜欢与人切磋磨练剑技。


“少天啊,过来。”喻文州国王正想到他,看到头上顶着“酱油党纯属路过”牌子的黄少天王子于是招手示意他过来,笑得那叫一个温和。


“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不会是那什么什么被发现了吧,父皇我我我保证我没有在练习幻影无形剑的时候不小心砍了那片您最喜欢的桃树林!放在前厅的那个您一天亲自擦四遍比我洗脸都勤的古董花瓶碎掉了也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完了完了怎么一不小心全说出来了父皇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饶过我吧…”黄少天王子说着说着看到喻文州国王笑得越发温柔脸上的黑气却越来越多汗都快下来了,“父皇,我错了…”他可怜兮兮的低下头企图在危难关头为自己赢得一点同情分逃过这劫。


“先不急说那些,我现在要交给你一个艰巨的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这是一个只有真正的王子才能够完成的任务,少天,有没有勇气接受啊?”喻文州国王使劲压下脸上的黑气,仍然笑得那么温柔。


“不管什么任务都交给我黄少天一定能顺利完成!我可是剑圣呢,父皇放心吧,保证顺利完成任务!”黄少天王子拍拍胸口,看到没有追究他的赔偿费终于松了一口气。再交罚金小金库就要见底了,黄少天在心里默默面条泪。


这到底是什么任务呢?让我们拨动时光齿轮,把时间倒回一个小时前。


一个小时前的蓝雨宫殿内,镶着湖蓝色水纹的大理石地面上光芒一闪,大厅中央凭空出现了一位一身黑袍的人。


“喻文州殿下,这次的情报都在这里了。”他单膝跪地简单的施礼后呈上了一卷用丝带系着的纸筒。


“李迅?跑腿这种小事不是一向找手下去做的吗,怎么劳烦你亲自来了?来,坐,喝点茶。”话是这么说,可喻文州国王脸上看不出一点意外的表情,他慢条斯理的泡了杯茶递了过去。


“这么快就认出来了啊,果然瞒不住殿下的眼睛。”李迅不客气的在旁边一屁股坐下接过茶抿了口。“这个情报本来就是我负责的,本来是完成任务准备回虚空的,看看位置刚好在蓝雨附近就顺道送来了,不打开看看?”


“不用了,李迅大大亲自收集的情报我很放心。”喻文州国王笑笑收好了纸筒。


“荣耀大陆上全部公主的坐标点,其实也不多,我全部都一一标好了。”李迅用手指敲敲杯盖,弯起嘴角笑得暧昧。“殿下这是打算给小王子找个公主来试着打破那个诅咒?”


“是啊,你们虚空那边什么态度?”


“都不是太在意的样子,他们还在专注于研究双鬼拍阵,可能没怎么顾上吧。”李迅站起来眨了一下眼睛“传送阵的时间要到了,我先走了。”


黑色的光绕着他的身影一圈圈亮起 “对了,我这次出远门还见到了一只野生型的,专门特殊标记了下,挺有意思的…”光芒伴着李迅还带着笑意的声音彻底消失,大厅中只剩下喻文州国王一人对着那卷图纸若有所思。


镜头回转,我们来把目光重新放回到与接下任务后的黄少天王子身上,这时他已经佩带着自己心爱的宝剑-冰雨走出城门口了。他左右看看又打开国王交给他的地图,只见棕黄色的图纸上大大小小的打了好几个叉叉,粉红色的,还是最艳的那种粉,显眼的很。


黄少天王子把地图摊在地上,边自言自语的嘟囔边对着那些个叉叉戳戳戳,“糟糕糟糕走的太急都忘记问父皇是具体什么任务了,所以这到底是要我干什么来着啊…又是路线图又是叉叉形状的标记的,啊,我知道了!这就是传说中的杀手任务么!?”他想起看过的特工片,眼睛一亮,接着好像想起了什么撇着嘴抓抓头发“不对啊父皇明明知道我是剑客,这种事情分明找个刺客来干更合适吧。”接着又是一拍头“哦我忘记蓝雨的刺客比较少,能拿的出手的更是少之又少几乎没有,可能是父皇也觉得我剑术太厉害了,偶尔客串一下刺客也没问题吧哈哈哈,那就…”黄少天眯着眼睛思考了一下,把手指重重戳在地图左下角最大的那个艳粉色叉叉上,其他的叉叉个头都差不多大,唯独这个大了整整一圈,颜色也是最鲜艳的,很是特别。作为“吃草莓蛋糕坚决要先吃掉草莓”党的黄少天王子挑任务当然也要从看起来就是最高难度的下手。“就是它了!目标---兴欣村,出发!”


黄少天王子哼着小曲儿上路了,他翻过了一座山,又翻过了一座山。在第五次看到太阳是怎么翻滚着一点点坠入山头的时候,他终于到达了自己的目的地。


“没走错路啊,应该就是这里了吧…”他摊开地图再次确认自己已经站在了那个艳粉色叉叉所指的位置上,又瞅瞅旁边那个一人高的刻着“兴欣”二字的石块,灰扑扑的斜插在土里,表面还凹凸不平的填满了泥沙,裂开的缝隙中甚至还开出了小花,红色的,正摇头晃脑的随风摇曳着。


“好破啊,想想蓝雨城门口立着的白色大理石,再看看这块破石头,简直差远了,好歹也是荣耀几大势力之一啊,兴欣这是有多缺钱,果然还是我们蓝雨比较厉害。”黄少天王子啧啧砸着嘴,有点嫌弃的拿手戳了戳那块石头。接着那块石头左右摇晃了几下,在他惊恐的眼神中就要朝着这边倒下来,就在那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我们身手矫健武艺高强荣耀第一剑圣蓝雨响当当的小王子黄少天往旁边这么一躲--


“砰!”


黄少天-扑街。


“咳咳咳,靠靠靠靠靠靠!”兴欣上空飘荡起一连串嘹亮而又悲愤的嚎叫。从小就家教良好连骂人也只在心里骂骂的黄少天王子终于忍不住骂街了,嗯,还好不是当众,不然喻文州国王知道了要生气的。


让我们把话说回来,实际上,黄少天是躲过了那块石头的,毕竟也是堂堂剑圣,不至于连这点能耐都没有。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最后是自己那拉风的披风拖了后腿,躲闪的时候人是躲开了,披风却被死死的压在石头下。黄少天被带了下,可不就跟着下一步就扑倒了。


石头倒地激起周围大片灰尘,洋洋洒洒的落了一身。灰头土脸的黄少天王子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在默默从地上爬起来努力拽出自己已经残缺不整还带着黑乎乎的泥印子的披风后,他郁闷得在倒下的石头边蹲了好久。我们前面有提到过,黄少天王子的家教很好,石头也确实因为自己才倒下的,于是他不得不暂时放下对石头的怨念,费了好大劲把它扶正了。


真是个很艰难的工程啊,他又不是练重剑的,能扶得起来已经十分勉强了。黄少天累得一屁股就坐在地上,冲那倒霉石头竖起中指,接着就仰天长啸“我讨厌兴欣!!!”然而不得不要说,真是No Zuo No Die 啊,黄少天王子。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等到他绕过石头正式向兴欣村内部进发时已经完全看不到太阳了。幽蓝的夜空上挂着一轮明月,格外圆,格外亮,周围还簇拥着点点繁星,嗯,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


黄少天王子趴在草堆里不禁这么想着,接着他把视线投向前方,淡淡的月光笼罩下能清晰的看到前方不远处矗立着的塔楼轮廓,塔楼不大,五六层的样子,浅棕色的砖,红褐色的顶,被月光斜照着在塔的正面投了片阴影。黄少天努力睁大眼睛又仔细看了看,他隐约发现塔的最上层开了一个方形的窗口,里面没有亮光,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清。


黄少天王子向前翻滚着一个标准的扑倒动作躲到一块大石头后面,他再探头出来看时注意到那个黑乎乎的窗口下面似乎挂着什么长长的东西,因为颜色太深了几乎要与夜色融为一体。什么东西?陷阱?暗器?总不会是人家晒的被子或者是养的植物吧?黄少天胡乱猜测着,毫无头绪,大概只有待会儿凑到跟前才能分辨出到底是什么吧。


然而当黄少天王子真的凑在了那东西跟前时,他依旧没有分辨出这是什么。那些凉凉的,滑滑的,细细的,一簇簇靠在一起,漆黑的还能在月亮下反射出细碎的光,黄少天王子发誓他从来没有在任何地方乃至蓝雨古老的藏书阁里任意一本画册上见过类似的东西。他拈起一把,又顺手拽了拽,那些丝好像有知觉般迅速跳起,又软软落回原地。原来是有生命的植物么!


黄少天小小的惊讶了下,觉得挺神奇的,有点像丝,又有点像藤蔓,竟然还是植物界少有的纯黑色,住在塔上的该不会是个魔道学者吧?这可不好办,塔的面积很小,真打起来的话对方随便扔下几个熔岩烧瓶,再骑着扫把这么一飞,自己岂不是很危险?


黄少天王子边这么想着边回忆可能等会儿就会用上的有腾空和僵直效果的技能,这边已经麻利的用剑砍断一缕小心的收起来打算带回蓝雨得瑟,接着就手脚并用的顺丝而上直奔目标窗口。


没错,这就是最好的时机!已经入夜了,正是人警惕性最弱的时候,再加上是从窗口突入,让对方意料不到措手不及,还有比这更好的选择么。当然,在塔下团团转了好几圈也没有找到门的这种事情黄少天王子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手下微微用力,黄少天腾空而起,悄无声息的落在窗沿上,轻巧的就像一只猫。他四下张望着,没有看到意料中种着奇怪植物的花坛,那些黑丝越过脚下的窗沿,仍旧向深处延伸着,通向那片似乎浓的化不开的黑暗。黄少天莫名打了个寒战,他不动声色的摸向腰间挂着的冰雨。不会错的,这种像是被凶猛的野兽盯上的感觉。


“咔哒。”黑暗中亮起一个红点,忽隐忽现的晃了几下,然后缓缓朝这边移动。黄少天瞬间绷紧了神经,握紧剑柄的手心紧贴着冰冷的金属冒了一层细密的汗,他几乎听到自己的心脏一下下跳动的声音,“怦怦”,“怦怦”,已经被发现的他面对未知的敌人并没有抢先动手,他在等待一个最合适的时机。


然而战斗比他预计的更快的结束了,把人成功的压制在墙上的场面也如他所愿的实现了,只不过动弹不得的那个,是我们的黄少天王子。


黄少天有点发愣,以至于他大张着嘴有点不合时宜的用咆哮体吼出了一大串话,还是没过脑子的。“卧槽卧槽卧槽!搞半天那玩意是你头发啊!你是个男人吧绝壁是个男人吧对吧!你说你一个大男人留什么长头发啊,好玩么好看么一点都不方便啊对吧!”…话说重点呢黄少天王子?


黄少天突然神色一凛,“其实我是来杀你的。”…这么直接说出来真的没问题么?


“哦?”那人盯着黄少天看了会儿,然后张嘴喷了他一脸烟,他摁灭只剩过滤嘴的烟头甩着长发呵呵笑了。“你知道我是谁么?”他把手中的长矛向后一扬抗在肩上,一副一点也不防备的样子。“我叫叶修”他看看黄少天仍有些迷茫的眼神,“或者换个比较通俗的叫法,荣耀教科书。”


“荣耀教科书!!!就是那个传说中编写了荣耀大陆上全职业相关知识官方认定典籍的每逢职业考核季就会被问候祖宗十八代至今仇恨度仍高高位居第一让校长老师们望尘莫及的‘荣耀教科书’!”黄少天指着他一脸震惊。“没错,就是我。”叶修淡定点头。


“靠靠靠啊!诅咒了这么多遍还活得好好的,迷信果然不可靠!下次考核切磋前再也不玩什么转发锦鲤了!都是骗人的!”黄少天愤怒锤墙。


叶修“…”。


“所以少年啊,想杀我你还太嫩,练个几十年再来吧!”叶修索性扭头就往后走,自顾自的摸到了写字台的位置坐下来,摁亮了一个小台灯,“剑客高级版续编本还没完成,忙着呢。”


黄少天看着写字台旁边摞着的半米高的书稿提着冰雨就要暴走“啊啊啊我要杀了你!”


下一秒一抹白从他的视野中一闪而过,是牧师的神圣之火。黄少天被迫停在一个张牙舞爪的滑稽姿势,接着头顶“咔嚓”一声,黄少天绝望的看到属于术士的六星牢笼从天而降。“靠靠靠靠靠!全职业精通了不起啊!散人技能范围这么吊还给不给人活路了啊!”


“确实了不起。”叶修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的又点了根烟。“所以为了给你们留条活路,哥这不是退隐江湖来编教科书了么。”叶修扬了扬手中的笔一脸“哥就是这么品德高尚不要太崇拜”。


“其实我并没有那么想杀你。”黄少天看起来像是卸下了满腔鸡血,他有点丧气又带点小骄傲的说“反正从小到大的考核都没难倒过我,我可是荣耀第一剑圣啊。”


“那你瞎起哄个什么劲,也不嫌丢人。”叶修嫌弃的瞥他一眼,挥手取消了技能效果。


黄少天“啪叽”一下扑倒在地,他从地板上坐起来揉着自己摔痛的膝盖小声嘟囔“作为被称之在教科书的光辉中虐大的一代,好不容易见到了活的不上去揍一顿怎么对得起这个称号。”


叶修“…”,好像很有道理,我竟无

言以对。


这么一来二往,两人很快熟络起来。在第N次以黄少天主动挑衅为开端以黄少天扑街为结尾的pk之后,黄少天终于嗷的一声躺倒在地上正式宣布他需要点时间来恢复血条因此pk暂停,叶修撩了撩被汗浸湿的头发暗自长出了一口气心里巴不得pk终止才好。


这还没消停多大会儿,黄少天王子好像才想起了正事似的一翻身爬起来鼓起腮帮子愤愤的打开那卷任务地图戳戳戳,“我以第一剑圣的名号发誓我没有走错路路痴这种属性是不会出现在我身上的,然后父皇那种考虑周到的人是肯定不会让我一个人来暗杀战斗力逆天的荣耀教科书的,所以真的是我猜错了这真的不是杀手任务么突然就觉得好失望一点都不带感了…”


叶修有点好奇的叼着烟凑过来看“呦,我记得原来不都是红色的叉么,这什么时候都成粉色的了,果然是太长时间没下塔楼人都老了,哎,你们这些年轻人啊。”


“塔楼…长发…我知道了!”叶修的话让黄少天开了窍,他嚷嚷着几乎是蹦起来差点没把那张图掀到叶修脸上去,“这不就是长发公主嘛我小时候听父皇讲过的!这么说起来叶修你留那一头恶心人的长头发也就可以理解了毕竟剧情需要啊,所以叶修快别管你那些教科书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就现在跟我回蓝雨吧!我想父皇他想见你已经很久了!”


黄少天王子为即将轻松完成任务成功以功补过而激动得恨不得直接拽人就走,叶修一脸震惊的连烟都“啪嗒”一下掉在了地上,因为头发长的太快而懒得去打理导致长发即塔底什么的他也一直都觉得没什么,每天只是宅在塔里也没有什么行动不便的说法,他甚至还很有兴致的研究了下怎么在小范围内用长发制敌。不曾想,正是这一时偷懒为满身荣誉的叶修增添了新的称号-“长发公主”。


叶修“公主”劈手躲过地图翻过纸面在角落里找到不起眼的虚空标志一脸“果然如此”,“哥的情报也能乱发,虚空是吧记住了。少天,婚礼的时候一定不要忘了给他们送请帖啊。”他敲定主意当机立断一把揽过人跟着就抬脚跳下窗台,在黄少天 “等等好像哪里不太对,卧槽叶修你不要找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的背景音中勾起嘴角笑得灿烂,“蓝雨,走着!”


你说后来?后来蓝雨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然后和不知道为什么也要一起的虚空送了很多很多很多嫁妆到兴欣,据说是空前绝后的多。


嗯?再后来?再后来不就是公主和王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了嘛,童话故事里都是这么讲的。


“沐橙?睡着了?”苏沐秋看着苏沐橙缩在被窝里露出恬静的睡脸,拢了拢她蹭乱的流海,再细心的给她掖好被角。苏沐秋站起身来,扭头就看到叶修靠在门框上,似乎有一会儿了。


“都听到了?怎么样?”苏沐秋把人推出房间,小心的关好门转过身笑得有点小得意。


“看不出来苏大大讲睡前故事也挺在行嘛。”叶修比出个赞的手势“不过我就算了,你怎么就挑了黄少天做主角,他得罪你了?”


“前几天才开过线下聚会,对他印象比较深而已。话说回来,故事听得还满意么,公主殿下?”苏沐秋挑挑眉。


“嗯…让堂堂荣耀教科书住那种小破塔差评,怎么说也得三十七层豪华大别墅吧!”叶修被苏沐秋一巴掌拍在了背上“咳咳,说正经的,英勇的王子登上古堡拯救被困的公主这种剧情你怎么不自己上?说不定碰上我心情好,就乖乖跟你回去了呢。”


“我是给沐橙讲睡前故事呢要点脸好么”在自己妹妹前讲这种也太耻了吧,苏沐秋瞪了叶修一眼,“以为谁都跟你一样?”


“像我怎么了?哥这么强大的心理素质可不是谁都能有的。”叶修表示我骄傲。


“成了成了心脏大师去睡吧,明天还要准备官方的周年纪念活动,这可是场硬仗啊。”苏沐秋好说歹说把人赶进卧室。“关于我们俩的故事,我刚刚想到了个挺好的梗,下次有空了讲给你听。”


“晚安。”


-Fin-


【小剧场】

黄少天:叶修叶修叶修,你头发那么长怎么洗头啊?费时费水又不方便切磋…好了你别瞥我了!被你头发缠住摔地上那次只是个意外!意外!我才不会那么轻易的钻你的陷阱。我说着洗头呢你听没啊,头发那么长附近也没见什么池塘…哇靠!千万别告诉我你懒得挪出椅子根本就不洗头啊,那我可就要嫌弃你不要你了!


叶修:我不洗头?智商不要太捉急啊,心疼。


叶修拎起靠墙放着的千机伞“咔嚓”几声切到术士技能,接着朝窗户那边一挥,一团灰雾出现在窗外,滴下一颗颗豆大的雨珠。


黄少天连忙跑过去扒着窗户台往下看,只见在雨滴的滋润下,那些黑色发丝在空中疯狂扭动起来,乘风沐雨扭的那叫一个欢腾。片刻,灰雾散去,发丝们在阳光的轻抚下折射出片片光泽,它们缓缓舒展开来再柔顺的垂下去,整个过程,三分钟搞定。


黄少天目瞪口呆:混乱之雨还可以这么用?!不愧是荣耀教科书…


突然激动了就提前把生贺撸出来了! o(≧v≦)o

叶神Q版也萌哒哒!

ps.第二张是福利,用美图秀秀改了改-兔子叶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