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手里握着光

欸嘿!我就是练练手… _(:3」∠)_

木苏木苏笑一笑(1)

*暗搓搓想写个连载,大概是秋木苏在车祸事件中因为某种未知原因变成小正太,然后在叶修和沐橙身边大家一起相(ji)亲(fei)相(gou)爱(tiao)的故事。

*可能会是幼驯染向…(叶修×秋木苏)?

Cheap 1.

秋木苏缩在墙角,像往常的许多时候一样一动不动,像是在等那个人隔着一道屏障点亮他的世界,然后带着温温柔柔的笑赐予自己射杀一切阻碍的力量。

他的脑子里乱糟糟的,回忆的碎片带着五彩斑斓的色彩搅在一起。对着小怪一次又一次重复动作尝试新的操作技巧的,手持双枪喷射出耀眼的火舌将boss一路送上西天的,被包围时在各种职业色彩绚烂的技能中灵活穿梭着时不时给对方一枪爆头的,甚至有和一叶之秋突入重围牵走野图后围着那堆爆出的稀有材料偷偷乐的…

每当他精准的完成所有的指令结束战斗后,总要抬头望向虚空的方向,看到他在那头露出不易察觉的小小得意,心中就会觉得很满足,疲倦的手指再次握紧因连续射击而变得滚烫的枪柄,好像一连喝了三瓶蓝一样充满了力量。

作为一张账号卡,游戏中的虚拟角色,是没有太多自由的。当他下线后,秋木苏就得被迫回到那个漆黑一片的空间。看不到,听不见,也动不了,只有意识能够活跃的流动着。

每张卡都是这样,一般的这个时候,有的卡会像是一叶之秋总会跑来跑去串门唠嗑,也不管人家认不认识他,名气大如此,也有不少看不惯他的,最后演变成两张卡用意识模拟出场景对决的局面,没有背后的操纵者和复杂的利益纠纷,这种打法常常是不分胜负的,但是,会很畅快,秋木苏回忆起他咧嘴笑着说起的样子,整齐的牙齿都露了出来,很开心的样子,是啊,一叶之秋是不会寂寞的。

秋木苏又想起见过几面的大漠孤烟,有着本着拳法家职业性的坦诚直率,下线的时候会认真而又努力的一遍遍模拟各种技能,尽管那已经是重复了上百遍上千遍的动作。他不爱笑,却并不是难相处的人,私下遇到时很照顾秋木苏,有种莫名的可靠。

而秋木苏自己,与在荣耀大陆上高调的知名度和犀利潇洒的作战风格相反,是个很内敛的人。与被一叶之秋拽着到处交流感情相比,他更喜欢独自静静待着,暗自想着他修长的手指按在键盘上轻巧的跳动,脸上带着认真和专注,眼睛亮亮的样子。想着他嘴角含笑自信的说“秋木苏不会输,荣耀是属于我的!”的样子。

每一种都是满揣着明黄色的希望,从没见过他气馁的样子,哪怕是那时几个月的心血轻易的付之一炬的时候,他对着公告用力闭了闭眼睛,重新睁开的时候眼睛里的光仍然坚定,他嘴角勾起云淡风轻的轻喃“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从没想过这样的人会抛下自己,他安心的待在自己的世界里静静等着。秋木苏知道,他总会来的。

然而这次好像有点不太一样,秋木苏在他下线后来到的不是那个黑暗的小小空间,他能嗅得到潮湿的空气,能听得到所有细微的声音。他缩了缩手指,不安的拽紧了身上的衣服。似乎有点冷,他想。

秋木苏隐隐有预感,那个人,也许再也不会来了。

“还是不理人么?”

“是啊,这都几天了,几乎没吃下什么东西,小脸白得像纸一样。”

“第三天了吧,都这么久了还是没人来领孩子,唉,看起来是不会有人来了。你看他那身衣服单薄成那样,摸不准爹娘本来就很穷又怕摊上官司孩子又撞出什么毛病来着索性直接不要了。…这才多大的孩子啊,真是可怜。”

“不是吧…不是说当初出事的那男的一直死死护着这孩子么,我一直以为他就是孩子的爹呢,除了当父亲的,谁会这样豁出命来保护。”

“谁说不是呢。我跟你说啊,其实出事的那点没装监控,周围也没什么目击者,肇事司机当机立断跳下车跑了。我们后来赶到的时候就看见血泊中间有一个人,仔细一查看发现撞上的是要害,早没气了,打算把人先拖走再说吧,发现他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孩。小孩本来穿的衣服结果被血全浸透了,根本看不出原来是什么颜色,特别吓人。看那表情都僵硬了,身体冰凉凉的都以为也不行了呢,结果一检查,身上一点伤都没!我们还真以为这是对父子呢,结果联系上家属一问人家根本没孩子,那头哭得跟泪人似的我们也不好多问,一想那人明明也不到二十,不会这么早就有孩子吧。寻思着这是见义勇为吧,得,人小青年拼死牺牲了自己救回的命结果摊上这种父母,唉,世事难料啊…”

“…那,要是一直没人来领…这小孩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送孤儿院呗。”

“啊?看这小孩到现在还一副没回过神的样子,万一有了心理障碍什么的也直接送走?不太合适吧…这孩子看起来挺乖巧的,要不…我们先养着,成不?”

“我一个人说成不成不顶用,反正最后都得送走,我们这儿是养孩子的地儿么,看他可怜一时心软收下来,以后麻烦多的是,有你哭的。”

“真的不行么…呃…好吧。”

刻意压低的交谈声并没有逃过秋木苏灵敏的听觉,他用手捂住自己的耳朵本能的不想去听。没有用的,尘封起来的记忆像不受控制的飞鸟扑棱棱的飞起来,在空中低回盘旋,把所有他想刻意忽视的画面丢在眼前。

秋木苏记得自己从一片昏沉中挣扎着睁开眼睛时看见的,他在短暂的意外后努力牵起嘴角冲自己温柔的笑着,然后艰难的做了个口型。好像这两个简单的动作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不及秋木苏做出反应,他已垮下了嘴角,一条血线从那里缓缓流出,鲜艳的红色映在因大量失血而惨白的脸上,把眼睛刺得生疼,紧抱着自己的胳膊变得无力,身上蔓延着的温热的液体也逐渐冰冷。秋木苏下意识的攥紧了他的衣角,却被赶来的人们抱开了,努力回头看过去,他还孤零零的躺在原地,身边簇拥着大片血色的繁花。

直到再也看不见了,秋木苏埋下头闭上了眼睛,鼻翼间还充斥着浓郁的铁锈味。纵然血的味道是素来就闻惯了的,平日在荣耀里打斗时也早就见过比这惨重百倍的伤势,牧师奶几口又是好汉一条,也知道就算挂了也只消一个回复术立刻就能满血复活,可他仍是感到害怕。

秋木苏下意识想摸瓶红出来无果时,他茫然了,彷徨了,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自己所有的认知都派不上用场。萧瑟的冷风打着小卷从身边吹过,抱着自己的人体贴的把卷在身上的毛毯掖好,却仍能感到那刺骨的寒冷,这个世界已经不是他熟悉的那个世界了。

-tbc-

如果我说是秋木苏中心的话…也算是开了个冷门吧,后来发展开的话会从联盟初期开始写起,双花喻黄什么的都可以刷刷…(咦?好像可以算全员向?)前提是,我能坚持到那时候…

刚开始会虐几把,相信我最终目的是要写砂糖向的!

第一次正式写文求评论求建议!!!QAQ

评论(6)

热度(6)